澳门百乐门官方网站是多少

申请入会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工合文化> 工合历史
Gung Ho 工合
时间:2021-01-04 10:23:33    来源:澳门百乐门官方网站是多少    分享到:

1.jpg


现代汉语里有不少像沙发巧克力这样的外来语,同样美国英语里也有一些词源于中文。有些是旧时代的烙印,比如Coolie苦力,Chow Mein炒面。有些是说着好玩,比如现在老美见面也常来一句: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今天要介绍的Gung Ho是一个很正面意义的词,这个词对应的中文就是“工合”,本来是工业合作社的简称,而英语的原意是精诚合作,现在更多的是表示热心的投入的。


2.jpg


显而易见,这个词有着很深的中国渊源,说起来背后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的。要说这个故事,就必须要提一位老军人埃文斯.卡尔森 Evans Carlson。


3.jpg

埃文斯.卡尔森


这老头的一生就是在军队里进进出出,随着美帝的军队满世界的乱跑。1896年卡尔森出生在一个牧师家庭,但是显然对宗教没有热情,14岁就离家出走,16岁谎报年龄混进了军队,在菲律宾和夏威夷服役,然后退役,接着又被招回现役,参加一战在墨西哥和法国作战,战后以陆军上尉官衔退役,但是人家就是喜欢军旅,转过年又作为大头兵加入了海军陆战队。接着又是学开飞机又是驻扎海外,27年还被派驻上海,33年他被调到白宫担任警卫,也因为这个,他和罗斯福总统一家结下了私人友谊。


4.jpg

                          年轻时的富兰克林.罗斯福夫妇,还有他们的大女儿Anna,以及还是婴儿的长子James。后面我们还会讲到这个James


34年他又去了中国,这次是去北平大使馆做警卫副官,这次时间比较长,所以老头还学起了中文,36年回国进大学攻读国际政治。37年,抗战爆发,卡尔森第三次到了中国。传说也是在这次,他接触到了工合一词。在淞沪会战之时,有些国际友人组织了工业合作社来支援中国抗战,卡尔森在战场当观察员,有一次他问一个工人,为什么你们敢于冒着炮火给前线送去支援呢?工人回答说:工合。也许工人的意思是“工业合作嘛,支援前线是本分”,反正这个回答让我感觉有点费解。无论如何,从此这个词就被赋予了精诚合作的含义而被牢牢记住了。


5.jpg

 中国军队当时最精锐的德械师士兵,这些忠勇的战士被投入淞沪战场这个血肉磨坊后,生命只能以小时计算


因为提到了淞沪会战,就忍不住多说两句,淞沪会战是一场组织的很糟糕,但是打得很英勇的战役。战役的最后阶段,为了掩护全军撤退,国军最精锐的88师留下一个团殿后,这就是死守四行仓库的800壮士(实际只有400多人),在战斗最激烈的10月28日夜,一名童子军战地服务团的女童子军泅渡苏州河,为守军送来一面国旗,第二天,守军在四行仓库的楼顶升起了这面国旗,向世界昭示中国军民的不屈。这个勇敢女孩的名字已经很少被人提起了,让我们一起努力记住:她叫杨惠敏。


6.jpg

战后摆拍的宣传照,杨惠敏与中华民国国旗


1975年,台湾重拍电影《800壮士》,杨惠敏的扮演者是初出茅庐的林青霞。


7.jpg

                                              这是在电影宣传仪式上,年逾六旬的杨惠敏和风华正茂的林青霞的合影


从杨惠敏的故事也可以侧面看到普通中国民众是如何不惧战火一致抗战。即使是见多识广的卡尔森也为之深深震撼。


好了,回来接着讲老卡的故事。因为偶然读到了斯诺写的《红星照耀中国》,卡尔森对土共产生了极大兴趣,为此他专门跑了趟延安,成为第一个接触土八路的美国军人。


8.jpg

看看,卡尔森这是和谁合影呢?


老卡在延安可不是蜻蜓点水的晃晃就完了,他可是亲自和八路军部队一起行军,一起深入敌后作战。八路的多变的战法,灵活的组建模式都给了他完全耳目一新的感受。但是最最重要的是八路军所表现出来到旺盛的斗志和主动精神让老卡深受触动。他把这些都用工合这个符号代表,虽然在字面上工合和这些使命感啦努力进取什么的都没有啥关系。


9.jpg

                                                                 拔除鬼子炮楼后的八路军


38年,卡尔森回到美国,因为在中国的所见所闻,他极力反对美国对日本出售战略物资,与崇美公知的玫瑰色的幻想不同,在抗日战争前期,也就是美国参战前,日本石油钢铁等战略物资的主要来源就是“代表自由和正义”的美国。因为过于热衷和政府唱反调,老卡又一次悲催的退役。不过没两年,形势变了,他又以少校衔被招回现役。凭着和罗斯福总统的私交,这次老卡当上了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的营长,而给他当副手的,就是罗斯福总统的长子,詹姆士.罗斯福上尉(就是前面照片里那个小Baby)。就在这里,老卡开始推行他的工合理想。


10.jpg

训练中的陆战队


老卡学习土共,取消军官特权,大搞官兵平等,虽然这和西方等级森严的军队传统格格不入,不过倒是受到士兵和下级军官的一致欢迎。接着,老卡对自己的营进行游击战的针对性训练,并且改变部队基本编制来适应新战法(他的新编制后来被推广到整个陆战队,一直到今天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步兵班编制还是以此为基础的)。最后,甚至学习土共搞起了政治学习,组织官兵学习时事政治。也就是在这时,Gung Ho成为这支部队的战斗口号。就像苏联红军冲锋时喊乌拉,日本鬼子冲锋时喊板载(万岁),第二突击营冲锋时就喊Gung Ho。


11.jpg

太平洋战场上的陆战队突击营士兵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42年6月,在中途岛海战中,日本海军受到重创,但是依然相对于美国海军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下半年,两军在瓜岛展开激战,这才真正成为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为了吸引日本人的注意力策应瓜岛作战。美军制定了偷袭马金岛的计划。马金岛属于吉尔伯特群岛,被日本人占领了,有人数不多的守军,和一个水上飞机基地。美军计划使用陆战队第二突击营的2个连,偷袭马金岛,捣毁日本人的设施,调动他们的注意力,然后迅速撤回。此战由老卡带队,副手就是小罗斯福,现在已经晋升少校了。


12.jpg

小罗斯福少校


42年 8月7日,美军在瓜达卡纳尔岛登陆,开始了在太平洋的大反攻,这一反攻,可就是到3年后的东京湾密苏里号战舰的签字桌前才停下来。而马金岛之战就发生在瓜岛登陆10天后的8月17日。第二突击营的1连2连分别搭乘2艘大型潜艇,偷偷摸摸跑到了马金岛边上。不过一开始就不怎么顺利,先是海况恶劣,只能临时改变登陆计划,黑夜里乱糟糟的,最后收拢部队发现担任主攻的2连居然有若干个班不知道哪去了。


13.jpg

                                          后人画的马金岛突袭战登陆


老卡临时决定让1连主攻。可是呢1连虽然建制完整但是对于任务分配完全不熟悉。总之从上到下一团乱。不要以为一起学习一下政治就能开天眼用精神原子弹炸别人。任何一支部队的战斗力都是在实践里真刀真枪打出来的。不过好在日本人全无防备,所以虽然乱,但是基本目标还都达到了。而且老卡的政治学习可能真有点用,此战Clyde Thomason中士因为牺牲前所表现出的惊人勇气,获颁荣誉勋章,成为陆战队得此殊荣的第一人。电影《阿甘正传》里面,阿甘因为在战场救回战友若干,也得了荣誉勋章,就是一条蓝色缎带挂在脖子上的那个。这是美国最高级别的勋章,从创立到如今,一共有3000多人获得。


14.jpg

 Clyde Thomason,二战中第一个得荣誉勋章的海军陆战队士兵


马金岛奇袭的具体细节就不讲了,总之就是一个字乱。本来能打日本人一个措手不及,结果乱糟糟的打成了乱战,美军蒙受了意想不到的损失。最后把日军压缩在岛的一头,美军就不敢乘胜追击了。这也怪岛上那些土著,他们居然不会数数。问他们岛上有多少日本人呀,回答多少的都有。其实当时日本兵就只剩10几个,烧了密码本,就等着美国人过来好切腹了。


15.jpg

宣传电影里的战斗场面


老卡没有实战经验的缺点就暴露出来了,他料敌从宽地觉得日本人还有很多,后来又飞来日本飞机扔炸弹什么的,所以他不敢进攻了,夜里呼叫潜艇撤退,又赶上海上风浪大作,黑咕隆冬的只有一小半的人能够划着皮筏子上潜艇,其他人灰溜溜又划回来了。半夜还摸上来几个日本兵,也不知道是走错路了还是怎么,结果搞得老卡更是神经紧张。雪上加霜的是,大家伙在海上划皮筏子和风浪搏斗的时候,把枪支弹药都丢得差不多了,所以这些战场初哥们陷入了极大的恐慌。后面的事情就更加混乱,不同的人由于不同的原因有不过的说法,整个一个美国版罗生门。简单说就是美军开始找日本残兵商量投降事宜,美国一个小军官先跑到日本那边表示想投降,日本那边派了个联络员再跑到美国这边最后敲定这事,然后小日本喜洋洋的回去报信。也是老天开眼,路边上趴着的美国哨兵完全不知道这档子事,一看,嗯?怎么大半夜有个日本鬼子在晃悠?砰!一枪把他给毙了。折腾半天,啥也没谈成,白赚了日本人一条人命。第二天早上,日本人也没大举进攻,而且天气也转好了,于是老卡带着手下又是一通折腾拍拍屁股上船跑了。


16.gif

回港的潜艇和凯旋的陆战队


不管打的漂亮不漂亮,这毕竟是一场胜仗,而且是第一次出击敌后,所以还是被作为典型宣传了一番,潜艇回到珍珠港,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亲自迎接。


17.jpg

照片里带眼镜手里把玩日本军刀的老头就是名将尼米兹


18.jpg

老卡和小罗斯福在展示缴获的日本军旗


此战美军战死18人,负伤16人,12人失踪,战后证实,失踪的12人中有9人被俘,2个月后被日军杀害,1人实为阵亡(后发现墓地),另外2人现在还列在陆战队的失踪名单上。日本方面43人战死,3人失踪。看得出来,这也就是骚扰战,而且战果相当有限,不过为了振奋国民精神,此战得到了极大的宣传。43年还拍了部电影,名字就叫Gung Ho。


19.jpg

电影海报,讲的就是马金岛突袭战,也是通过这个电影,美国大众第一次听说了工合这个词


第二突击营后来被投入瓜岛作战,卡尔森带着他们进行了一次长达29天的战斗巡逻,前后消灭了大约500日军,己方损失16人,这些战士终于在这片密林里百炼成钢。瓜岛战役后,陆战队肯定了老卡他们的游击战法,老卡也升任第一突击团的团长。


20.jpg

瓜岛战斗后的卡尔森和战士们在展示缴获的日本军旗


后来他又转战马里亚纳,塔瓦拉,和塞班岛。在塞班岛战役,为了救助一名受伤的无线电报务员,老卡不幸负伤。这次伤严重损害了他本来就不佳的健康状况。不久,卡尔森因为健康原因退出了一线部队。46年,卡尔森以准将衔退役,不到1年就病逝,后葬在阿灵顿国家公墓。


虽然老兵已逝,但是老卡锻造的部队现在还在,还是响当当的精锐里的精锐,Gung Ho也还是他们的口号,这就是海军陆战队特战团,他们的团徽是下面这个样子,注意到右下角的工合两个汉字了吗?


21.jpg

海军陆战队特战团徽章


22.jpg

卡尔森在阿灵顿国家公墓的长眠之地,老兵终于可以休息了

 

文章转自一壶浊酒微信公众号。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